USA Spain Brazil Russia France Germany Korea Jap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riven Marketing Communications

 
Jan 16, 2020 1:31 AM ET

司法部介入法拉第未来创始人的破产后,”不诚实的行为”


iCrowd Newswire - Jan 16, 2020

图片由视觉中国组通过盖蒂图像/视觉中国组通过盖蒂图像

司法部指控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庭在第11章破产程序中”从事不诚实行为”,并提出动议,任命一位新的受托人来接管这位中国亿万富翁的遗产。

新的动议如果获得通过,将极大地改变贾庆林的破产案的进程。虽然贾声称他的破产并不直接涉及法拉第未来,他声称,一个迅速的结果是必要的,为了EV初创公司筹集8.5亿美元,它迫切需要最终投入其第一辆车明年年底的生产。

贾律师之一杰弗里·杜伯格(Jeffrey Dulberg)是Pachulski Stang Ziehl&Jones LLP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他告诉《世界报》,他认为该动议”基于事实不准确和法律误用事实”,并称其”没有法律依据”。

贾庆林的一位债权人的律师称,该案件是”核弹”和”猛烈攻击”。这位律师还表示,他们对美国托管人采取如此激烈的行动感到震惊,他们认为这种行动还处于相对早期阶段。”对于他们来说,尽早介入几乎闻所未闻,(但)美国受托人对法官来说意义重大。

贾在10月份申请了第11章的破产,试图解决他破产的中国科技集团乐视所欠的近40亿美元的个人债务和欠款。他制定了一个计划,向每个债权人提供他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公司不同规模的股份。贾庆林的论调很松散,就是他没有足够的流动资产来偿还这些资产,特别是因为他的大量财富被绑在了被中国政府冻结的中国股票和银行账户中。(贾自强在2017年被列入本国债务人黑名单后,自暴自流到美国。他的其余财富都绑在法拉第未来,所以他想将部分股权转让给他的债权人,试图在法拉第未来公司IPO或出售时将其全部出售。

但在两个月过去了,没有债权人站出来支持这项计划。相反,贾庆林和许多最大的债权人不断提出和反对,但进展甚微。例如,第一次预定的听证会尚未举行,至少推迟到2020年1月初。

司法部的美国托管人办公室是破产程序的监督机构,他指责贾,并试图介入并安装秩序。美国受托人代表安德鲁·瓦拉(Andrew Vara)在新议案中辩称,贾某”未能通过不诚实行为履行对遗产的受托责任”,并称贾”已表明无法管理自己的遗产”。瓦拉声称,贾庆林”采取措施挫败(他的)债权人”,”模糊了”他的财务事务,并指责他”迄今在第11章案件中没有取得任何重大进展”。瓦拉说,所有这些行为都增加了债权人永远无法得到偿还的风险。

Vara写道:”基于[贾]的不可信性、财务管理不善以及违反其信托责任,法院应指示任命一名独立无私的人担任第11章的受托人。

瓦拉为支持这些索赔而提交的证据之一是,贾庆林在10月份申请破产保护之前,用法拉第未来控股公司的270万美元贷款支付了部分律师的费用(以及部分费用)。根据提交给加州国务卿的一份文件,作为贷款的交换,贾庆林向这家控股公司提供了他所有资产的”担保权益”。但是,正如瓦拉指出的,贾已经输掉了针对他的一个债权人的案子,9月,该案的法官下令冻结他的资产。瓦拉还说,贾未经法院批准获得贷款,违反了他的”责任义务”,一旦破产程序启动,他需要做。出于所有这些原因,瓦拉称这笔贷款为欺诈易。

瓦拉还反对贾先生任命一位”首席重组官”的动议,部分原因在于提案中的一项条款,该条款要求该人”无可挽回地删除”任何与这位亿万富翁有关的信息。瓦拉说,这”完全违背了债务人的受托责任,即在本案中与法院和债权人保持公开和诚实的披露。美国托管人办公室拒绝对其动议进一步置评。

瓦拉并不是唯一强烈推回贾的破产计划的人。上海兰彩(上海兰彩)表示,贾庆林以”恶意”形式申请破产,并指责他试图误导中国债权人。至少有5名债权人加入了上海兰彩提出的驳回此案的动议。

以”无担保债权人委员会”为代表的更多债权人发出了更为激烈的回应。他们声称,贾拒绝出示文件,阻碍了对其财务状况的调查。该委员会还表示,贾庆林”要求债权机构采取信心的飞跃,并将所有复苏的希望寄托在法拉第(Faraday)的成功上, 法拉第公司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现值。

在上月发表的一封致债权人的信中,贾庆林表示,他对乐视公司的失败和累积的近40亿美元债务感到”深感遗憾和羞愧”。他说,破产后他将”一无所有”,但他补充称,这是”各方唯一和最好的解决方案”。

“艰难的路就是我的方式,”他写道。

Contact Information:

Sean O'Kane



Tags:    Chinese, News, United States, Wire